• Nov 03 Fri 2006 03:20
  • 冷醒



朦朧裡,毛毯沒辦法給我適當的溫度,即使前晚三點多才入眠,也很輕易的醒了過來, 

冬天來了,坐在床上找著長袖的衣服,習慣打赤膊睡的我,開始痛苦的找著衣服, 

雖是放假的一天,坐在椅子上開始放空, 想什麼呢?似乎什麼事情都沒啥動力,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,

放假我啥都不怎麼想, 床邊放著幾本要K的雜誌跟書,桌面一團亂,毛毯也被我踢到一旁, 看著看著,躺下去,繼續補眠。 

下課跟JOE跑去西門逛,雖然很晚了,但有常去的店,也不是不知道要往哪逛,領了兩千的整裝費,預算就是這些, 

遇到個親切又很騷的店員,可惜是個男的,他的推銷方式讓我可接受,嘴巴甜是其次,衣服的款式才讓我想砸錢下去, 

師大路的凌晨,外國人頗多,很久沒這樣晚出來,現在朋友的作息休假皆很正常,只有我的比較特別, 要約也不好約,

很多節目都要特別喬時間出來,只有像待退的JOE可以這樣一約就出門, 

店裡的生意還不錯,即使隔天非假日,也看的出正在消費的皆有上班族跟學生群,

隔壁坐著一桌T,真搞不懂為何T的馬子都特別正,我看她們,他們也看我們, 我想她們不是懷疑我跟JOE,就是那悶我們為何一值看她們吧,

這年頭啥都一值在變,為了適應,我只好不停的追,即使喘吁吁,我也不能停在原地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uhonet 的頭像
suhonet

suhonet

suhone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禁止留言
  • 真搞不懂為何T的馬子都特別正~
    我有同感....
  • Mr.RED
  • 嘿嘿~

    難不成美國也這樣0.0